您的位置:银河娱乐 > 行业新闻 >
企业新闻
企业新闻
行业新闻

54天后白酒、工坊啤酒生产解除限制谁的机会、谁的挑战?

 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在百度贴吧当中,有一个名为“白酒生产许可证吧”的贴吧,里面发布了众多关于白酒生产经营许可证求购和销售的信息。浏览后不难发现,求购的帖子数量,远高于销售的帖子。

  这实则反映出当前行业的某种现状:白酒生产许可证是决定企业是否具备白酒生产资质的第一道门槛,十分稀缺,曾一度被炒到680多万元一张。

  日前,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(2019年本)》公布,并将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。新版目录中:

  “鼓励类”目录将“湿态酒精槽(WDGS)的应用、生物质液体有机肥的应用”纳入其中。

  对此,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宋书玉称之为“重大利好”。中国酒业协会也于11月6日发布文章称,“通过近十年的呼吁和努力,终于迎来了产业限制政策的取消”。

  现行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(2011年本)》中,白酒生产线被列入“限制类”目录。而根据国务院发布的《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暂行规定》,“限制类”新建项目禁止投资。

  因此,新目录将之删除,业内最为关注的问题就是“白酒生产许可证”是否会马上彻底放开。

 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“生产准入是市场监管部门的职责,而发改委并不直接参与准入工作”,中国酒业协会副秘书长甘权表示,“但产业政策是生产准入制度必须要遵守的先决条件,准入的体系建设必须要遵从产业政策的指导”。

  “此次产业政策限制的放开,使得生产准入门槛的提高具备了条件”,甘权同时表示。

  据了解,白酒生产准入目前仍实施《实施白酒生产许可证审查细则(2006版)》。尽管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2015年就已完成了《白酒/啤酒/葡萄酒/黄酒/其他酒产品生产准入细则》修订工作,但由于产业政策的限制,迟迟不能发布实施。

  如今,白酒生产线解除“限制”,为新版白酒生产许可证审查细则推行创造了条件。更加科学严格的企业经营管理、生产技术、质量安全、标准化体系、诚信体系、溯源体系也有望得到推行。企业只要符合条件即可申领,不再需要“买卖”,而退出机制的存在,也将使持证者得以“优胜劣汰”。

  中国酒业协会认为,白酒产业限制政策在施行的早期,的确有效控制了白酒行业小企业数量的增长,限制了产能的扩张,但限劣的同时也限了优,限小的同时也限了大,解除限制之后,将有助于名优白酒优质产能的释放。

  相比之下,非优势产区、区域中小酒企,接下来将面临更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挑战。

  “限制政策的取消,对能够生产优质酒的优势产区和名酒企业是极大的利好,有利于吸引优质资源、外部资本进入白酒行业,建立良性竞争机制,但放开并不意味着其结果就是全国酒厂遍地开花”,中国酒业协会在文中同时强调。

  金沙酒业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张道红表示,解除白酒生产线限制,将带来外来资本的进入或大型企业的快速扩能。“竞争将日趋激烈,强者恒强,部分落后企业面临淘汰风险,对促进白酒产业升级,推动白酒高质量发展有积极作用”,张道红表示。

  在仁怀市白酒协会副会长、茅台镇商会会长、远明酒业集团董事长任远明看来,取消白酒生产线限制,对于仁怀产区和茅台镇企业而言,“不是好事,也不是坏事,影响并不大,因为仁怀已经‘吃饱了’”。

  任远明认为,仁怀酱香型白酒总产能即将达到顶点,即便再扩产也要受到环境承载力、土地及酱香型白酒酿造周期长等限制。与此同时,当地有证、无证的2000多家企业总复工率不到10%,80多家规模以上企业投入生产的也不足20家,“决定酱香型白酒发展的是匠心和品质,不是想做量就能做得起量的”。

  “产业限制政策的全面放开,其目的就是要让优势产区可以更充分地发挥优势作用,为优质白酒产能得到充分释放、名酒企业未来可以更好满足消费需求、酒类产品加快向充分和良性的市场竞争环境转变扫清障碍,创造条件”,中国酒业协会如此强调。

  在本次目录调整中,生产能力小于12000瓶/时、18000瓶/时的低速啤酒灌装生产线也被从淘汰和限制类目录中删除,这对于正快速发展的工坊啤酒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当前,小而精、小而美的工坊啤酒以“精酿”形象逐步被消费者接受。但多数小微型工坊啤酒采用“前厂后店”经营方式,因生产速度远低于旧版目录所做“12000瓶/时和18000瓶/时”的限制,无法建立生产线,也无法取得生产许可,只能打插边球,要么委托生产,要么申请食品类许可证,不利于行业长远发展。

  正是因此,中国酒业协会一直建议从限制类和淘汰类中删除低速啤酒生产线,并建议相关食品安全和环保要求由相应国家标准约束。随着新目录正式发布并施行,加之《工坊啤酒及其生产规范》团体标准发布在即,工坊啤酒纳入生产许可审查将进一步成为可能,相关标准规范也将根据行业发展进行修订。

  对于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(2019年本)》的修订,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负责人表示,修订的主要目标是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,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,大力破除无效供给,提升科学性、规范化水平。

  这不禁让人想起1988年名酒价格放开,彻底打破了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白酒行业发展相对缓慢的格局,加之20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体系的确立,掌握价格自主权的名酒和活力充沛的渠道商们,一同在市场化大潮下拉开了白酒行业的发展高潮。

  如今,距离原国家经贸委第14号令《工商投资领域制止重复建设目录》(第一批)“1999年9月1日以后注册登记的白酒企业,不予受理生产许可证的申请”要求出台20年后,将白酒和低速啤酒生产线从限制或淘汰类目录中删除,意味着国家将白酒产能的优化调整“还给市场”。

  与1988年之后的高速发展不同,如今酒业已向着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不断迈进,这也为产业和企业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:改变以前经济增长速度第一的老观念,增强高质量发展的自觉性,进一步弘扬企业家精神,向产业价值链中高端发力。

  对此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经济研究所原所长任兴洲表示,此次调整适应了当前乃至今后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,其意义具体表现四个方面:

  一是能有效推动白酒行业的高质量发展,取消限制,在制度和政策层面上消除了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障碍;

  二是有利于满足消费者对高品质白酒的需求,让高质量的品牌白酒有更好的发展机会,从上游生产环节上就开始设置更加宽松的环境;

  三是切实促进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,白酒在国内消费市场上占有重要地位,取消产业政策限制,将进一步促进消费市场的扩大;

  四是有利于市场配置资源发挥决定性作用,限制政策适时取消,在公平竞争条件下,让市场引导资源配置,会促进优胜劣汰,形成良性的市场准入和退出机制。

  不过也有观点指出,要充分实现此次调整带来的行业发展红利,也需要对行业管理进行优化升级。任兴洲向云酒头条(微信号:云酒头条)表示,取消对白酒生产线的政策限制,在制度和政策层面上消除了一些障碍,但解决白酒行业的发展的问题,未来仍需进一步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。

  “例如,完善行业标准和规范、建立行业信用体系和失信惩罚机制、建立产品可追溯机制”,任兴洲同时表示,白酒产业政策的调整,对行业的治理和市场机制和规则的建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  张道红也表示,未来白酒生产许可证管理需要把关更严,执行更高的准入标准,才能确保引入优势企业。面对优势产区、优势企业、优质产能的释放,需对现有白酒市场进行全面清理整顿,特别在产品标注上要做到合法合规,让消费者“喝明明白白的酒、明明白白地喝酒”。

      银河娱乐,银河线上娱乐
 网站地图